首页 »

政治豪赌意外大胜!安倍刷脸即将成为日本首相第一人,任期有望到2021年!

2019/9/11 18:12:43

政治豪赌意外大胜!安倍刷脸即将成为日本首相第一人,任期有望到2021年!

据日本共同社10月23日报道,日本第48届众院选举22日举行投票,当天立即开始计票。联合执政的自民党和公明党已获得议席达到了额定议席数465个的三分之二,安倍政府将继续执政。

 

那么,七月份支持率还一度跌破30%几进“危险水域”的安倍,为何能在此次大选中政治豪赌成功,转危为安再次起航的呢?

 

日本人不喜欢革命

 

日本是一个历史延续性很强的民族,无论是天皇的万世一系,还是五百年超长寿企业的大量存在,以及日本民族自古以来对传统的百般呵护与捍卫,都体现出日本民族的这一特点。由此而决定日本民族不喜欢革命,无论是大化改新还是明治维新,都是一种妥协和改良,而不是前者对后者的彻底否定与颠覆。日本内部有一种很难为外人所觉察的很强的自我协调机制,如明治维新的胜利,就是幕府自觉退位“大政奉还”给天皇的结果,而非殊死一搏胜王败寇的结果。为此,日本的历史从来没有出现过中断,一直完好地延续着。

 

这和日本岛国地理环境有关,新石器以来的日本远离人类的文明中心,处在绳文时期这一几乎不变的历史阶段,宁静而异常缓慢地发展着,若不是强势的中华文明的介入打破了日本几乎不变的宁静,日本的发展可能早已经被人类文明所遗忘,而绝无日后和今日可言。即便是当时,中日之间的文明落差甚至可以用几千年来形容,日本就是这样,享受着岛国安宁的同时,毫无内部革命的欲望和需求。日本的变革几乎都是在外力推动下出现的,大化改新如此,明治维新也如此,前者是来自于大陆华夏文明的推动,后者是来自于西方文明的推动。

 

可见,日本历史上除了两次在外力推动下的重大变革以外,很少出现内生的革命(武士幕府之间的权力争夺并非革命),日本强大的历史延续性和文化保守性,养成了日本人不喜欢动荡,不喜欢那种否定历史和否定一切的政治激情与政治革命,这似乎成为了日本民族的一种固有的历史偏好。

 

当然,二十一世纪初日本政坛出现的所谓“小泉革命”,并不是日本民族的政治心理常态使然,只是个案和特例,是日本在走投无路的情况下日本国民不得不违背自己的初衷而产生的一种被扭曲的政治诉求,如同特立独行的小泉那样,日本人也一下子变得特立独行了起来,他们放纵自己,在集体塑造一个政治怪物,并以一种畸形消费的情调品尝起这一怪诞的政治艺术品。这恰又如同吸毒,在猛吸政治吗啡时,希望获得心理上的一种解脱,使得被压抑太久而产生出的难以容忍的痛苦获得释放,让快感和欢乐生出一种政治幻觉,让众生获得精神和心理上的解放。这不符合日本历史,属于畸形的政治游戏,实质是一种变态。

 

麦克阿瑟的遗憾

 

战后美国占领军在麦克阿瑟的带领下,试图从政治经济教育法律文化等各个方面全面改造日本,在政治希望将日本变成和美国一样两党轮流执政的民主国家,但麦克阿瑟的政治抱负最终并没有实现,面对日本冥顽不化而又拙劣的政治表现,他最终只能放弃了这一希望,其对日本政坛出现两党制的美好的政治愿望最终只能成为其永远的历史遗憾。

 

日本人不是不愿听麦克阿瑟的话,而是的确不喜欢变来变去,让人不安心,不放心。他们喜欢稳定,不喜欢动荡;喜欢传统,不喜欢革命;喜欢继承,不喜欢否定等等。这样两党制在日本自然无法推行,因为它不适合日本的政治文化土壤,老百姓打心眼儿里不喜欢这套外来的东西。

 

日本文化有着自己很顽强的文化品格,对外来东西如果不符合日本的水土,会坚决拒绝,在无法拒绝而又确实需要的情况下,会巧妙地将之作为装饰品和点缀物,去装潢门面,点缀室内,让世人以为日本与世界是同步的,与普世价值观是接轨的。每当世人这样去认为时,日本人总会躲在暗处捂嘴偷笑,笑世人的无知与愚蠢。

 

两党制失败的记忆

 

日本民主党在2009年8月底赢得第45回日本众议院选举的胜利,得到了超过绝对多数的308个议席,党首鸠山由纪夫于9月底组成了民主党内阁。这样从1955年开始的自民党几乎是一直在一党执政的局面似乎已经宣告终结,似乎是拉开了两党制的序幕,麦克阿瑟的夙愿似乎即将在日本得到实现。

 

其实,民主党从在野党摇身一变为执政党,并非日本民众对两党制的渴望,而是对作为日本万年政党的自民党实在是太腐败太无能不思进取忍无可忍的奋起反击。2009年,他们勇敢地选择了民主党,是想给自民党一个教训、一个惩戒,让自民党能洗心革面、自我变革,变成一个能带领日本走国富民强道路的政党。同时也是希望日本能有更多的政治选择,不要在某个政党的树上吊死。

 

但日本缺乏两党制的政治文化土壤。没有任何执政经验的民主党虽然一时得到了民众的支持,但好景不长,很快就狼狈不堪地退出了执政舞台。民主党作为执政党不仅缺乏执政理念和胸怀,更缺乏执政能力,执政期间与自民党别无二致,甚至还因执政经验的严重缺乏,在面对3.11大地震突然袭来的救灾中,因反应迟缓,决策屡屡失误,表现失态而遭到全体国民的诟病,执政短短的几年,就连换了好几位首相,最终还是因无能平庸在2012年12月17日的新一轮众议院选举中,以57个席位惨败给主要对手自民党(获得294个议席),重新回归在野党行列。两党制以失败而告终,民主党成为笑柄,成为日本政坛昙花一现式的执政党。

 

日本国民有了两党执政失败的历史记忆之后,便很难再容忍在野党问鼎权力了,自民党万年政党的色彩因此而更加浓厚,更加不容置疑了。从今往后,即便是首相再不被国民欢迎,其内阁的支持率再低,但只要自民党不解体,要想通过大选去颠覆自民党,想趁势取代自民党都几乎是不可能的。

 

日本国民对自民党的接纳和容忍度,已经到了让人不可理解,甚至是不可理喻的程度了。首相如何不要紧,关键是自民党不能倒。如今,自民党在不喜欢革命、不喜欢两党制的国民的心目中似乎已经稳稳地扎下了根,成了一个真正的“万年政党”。

 

求稳求强的社会心理

 

世界正在发生大变,日本也处在历史的非常时期。在上个世纪九十年代失去了十年之后,二十一世纪的第一个十年也悄然失去,连续失去了两个10年的日本,在迎来第三个十年时又开局不利,2011年3月11日又逢大地震,以及因此而引起的海啸和核泄漏,三灾叠加重创日本,如今已经过去了6年,日本国民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达到了极限不想再看到政治大地震和经济大地震了,求稳求强自保的心理,成为日本国民的普遍心理倾向。2012年安倍二度上台,提出了一系列改变日本的口号和战略,尤其是安倍经济学经过五年的实施,多少也取得了一定的成效,舒缓了国民悲观的情绪,让国民也多少感到了一丝希望。安倍也因此而打破了“十年九相” 的怪圈,执政已达五年之久。

 

五年执政对日本来说已经是冷战后日本政坛的一个奇迹了,五年执政也带来了“五年之痒”,给日本国民和政坛也同时带来了审美疲劳,为此,安倍的一些不检点一下子成了在野党手中的政治把柄,被暴露在媒体和大庭广众面前,成了“众矢之的”,惶惶然如丧家之犬一般,这让安倍感到十分不安和惶恐。

 

但野心勃勃而又生性好赌的安倍自然不甘下风,他深知自民党的政治根基十分牢固不可动摇,于是心生一计,想借助于宪法赋予首相的权力,解散国会举行大选,想借助于自民党的威望为自己做一次政治漂白,以此金蝉脱壳,巧度“五年之痒”的危险期——给自己一个新的开始,给国民一个新鲜感,给在野党一个教训。

 

安倍此番以自民党为赌注的豪赌,大获全胜,让其笑逐颜开。此番博弈获胜,不仅让其巧度危机,而且还迎来了其个人政治生涯中的又一个巅峰期。安倍最早将在11月1日特别国会上被指名为第98任首相,开始启动第四届安倍内阁,带领日本开启新的政治进程。


安倍既刷新了自己,也刷新了日本政治。


作者为上海外国语大学国际关系与公共事务学院教授、博士生导师

主编:王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