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英国学者解读为何中国印度能保持经济增速

2019/9/17 3:50:54

英国学者解读为何中国印度能保持经济增速

《赫芬顿邮报》29日刊发英国学者约翰·罗斯的观点,认为得益于国家投资的驱动,中国经济保持高速增长,国家投资也成为经济“新常态”中的关键因素。


约翰·罗斯曾担任前伦敦市长肯·利文斯通的经济顾问。在文章中,他认为中国和印度都展现出不同于西方国家低增速的经济发展常态。在私人投资增长放缓或萎缩的情况下,高速增长的国家投资对中印两国经济提升起到至关重要的作用。相反,西方经济体由于依赖私人投资、缺乏快速增长的国家投资而增速缓慢。


这一经济现实对于中国实现2020年迈入小康社会、成为符合世行标准的高收入经济体的目标十分重要。


根据新自由主义理论和华盛顿共识,私人投资被认为是好的,国家投资被认为是不好的。但如今世界经济的现实正在冲击这一认识。


事实证明,高速增长的国家投资与高增长相联系,例如中国和印度。过度依赖私人投资则与低增长相联系,例如美国、欧盟和日本。


据世行统计,2015年,中国的人均GDP增速为6.4%,印度为6.3%。这是主要经济体中最快的增速。两国的家庭收入和总消费额也得到快速增长。相比之下,2015年欧盟的人均GDP仅增长1.7%,美国为1.6%,日本0.6%。2016年数据显示的情况也相同,中印高增长,美欧日低增长。


中欧国际工商学院教授朱天指出,根据中国国家统计局数据,今年1至6月,中国国有固定资产投资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23.5%,私人固定资产投资增长为2.8%。


印度的情况也和中国差不多,汇丰银行印度首席经济学家巴汗达里在7月指出,印度国家投资同比增长21%,私人投资下滑1.4%。


换而言之,中印两国都由高速增长的国家投资驱动,私人投资所起的作用不如前者那么巨大。


与中国和印度相反,西方经济正经历低增长。今年一季度欧盟人均GDP增速仅为1.6%,美国为1.3%,日本0.2%。二季度美国人均GDP增速跌至0.4%,约为中国增速的十四分之一。


如果观察2007年以来世界主要经济体的人均GDP增速,就更值得引起注意。2007年是美国上一轮经济周期的巅峰之际,也是金融危机前的最后一年。与2007年相比,中国人均GDP增长了85%,印度为52%,它们与西方国家的表现形成鲜明对比:美国仅3%,欧盟和日本低于2%。


西方国家的投资情况如何呢?数据显示,美国私人投资的年同比增长与中国和印度一样低,且一直持续下滑。但是,中印两国增速超过20%的国家投资弥补了其私人投资的不足。而美国的国家投资截至今年第二季度只增长了1.2个百分点。


因此,国家投资与经济增长之间的正相关性非常显而易见。中国和印度政府表明,它们为了刺激经济增长,已经有意识地决定增加政府投资。而在美国,许多人在意识形态上反对国家投资。


中国在今年早期有意识地在几个领域加快了国家投资,尤其在基础设施建设领域。截至5月,基础设施建设投资行动计划包括303个项目,涵盖铁路、高速公路、水路、机场和城市轨道交通。其中131个是2016年内的项目,92个是2017年的,80个是2018年的。


在去年晚些时候至今年早些时候,中国经济趋缓了一段时间,快速积累起来的国家投资不是用来纾解增长压力的刺激计划,它是一种有意识的举措,来稳定经济并防止下滑。在印度,莫迪政府委任了首席经济顾问萨勃拉曼尼亚,他是个研究中国经济的专家,曾在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供职,是《月蚀:处在中国经济主导力的阴影下》一书的作者。2014年10月上任后,萨勃拉曼尼亚立即表明,自己将国家投资视作印度经济增长的关键,并得到了印度财长亚特力的公开支持,印度顶尖经济智库的一系列报告也予以力挺。


从数据上反映出的印度国家投资的快速增加,完全是一项由印度政府推动的有意识和刻意的政策,也是经济得以增长的原因。

 

然而在美国,国家投资经常遭遇怀疑,私人投资才被认为是好的。大规模的国家投资不仅在意识形态层面是受到排斥的,在结构上也是不切实际的,因为在其经济中,缺乏一个有能力分配快速积累起来的国家投资的重要部门。


目前,中国正经历“新常态”,全球的“新常态”则被IMF总裁拉加德准确地描述为“新平庸”。中国经济减速的严重程度要比西方发达经济体小得多。在2007—2015年,美国的人均GDP增长仅0.5%,日本为0.2%,欧盟为0.1%。原因就像上文指出的,西方经济体固定投资增长率极低,2015年,经合组织的成员国固定投资水平仍低于2007年的水平。


通过对各国的比较可以得出结论:中国有目标地增加国家投资是正确的,单纯依靠私人投资的政策是不可能取得成功的。就像习近平主席指出的,中国经济的成功需要“看不见的手”,也需要“看得见的手”。这也与“国家的不好,私人的好”的信条形成了对立,后者被证明正在对西方经济造成了巨大破坏。


国家投资是当前全球新常态的关键因素,这一国际现实,自然会令“华盛顿共识”的拥趸们深恶痛绝。正由于这个原因,新自由主义者们不热衷于讨论全球经济现实,而更偏好使用无关现实的陈旧短语。然而,中国经济政策可不是在上一堂大学课程,而是要引领一个13亿人口的全球第二大经济体。要让中国接受“国家的不好,私人的好”的错误经济观,在任何情况下都将是有破坏性的。而且在目前的全球形势下,这种破坏性可能表现得更为快速和严重。
   
(栏目主编:杨立群。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苏唯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