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春走基层】别了闵行,上海“老猪倌”在浙西山区找到事业第二春

2019/10/10 0:14:43

【新春走基层】别了闵行,上海“老猪倌”在浙西山区找到事业第二春

正月初六,春节长假最后一天,在浙江淳安临岐镇的山间承包了200多亩农地的老韩,用自家农场里的优质食材为儿子一家烧了正月里最后一顿团圆饭。

 

“这菜啊,猪肉、鸡肉、羊肉啊,都是我自己种自己养的,烧法是你老爸的上海本帮菜的烧法,吃了这顿又要等明年啦。”吃完午饭,老韩的儿子、媳妇和孙子就将加入浩浩荡荡的返程车队,回到上海闵行继续自己的生活。而老韩,因为农场,已经连续6年没有回上海过年了。

 

▲山清水秀的梅口村

 

老韩,上海闵行华漕镇人,70年代末退伍以后响应国家号召,通过养殖长毛兔挖了第一桶金之后,就在闵行区的老家附近干起了养猪。老韩这一干就是二十多年,猪场越来越大,技术也越来越好,逐渐成为上海的养猪大户。“当年啊,我在上海有三个大型养猪场,每个养猪场年均生猪出栏数都有1万头嘞。”说起当年的养猪“盛景”,老韩很是自豪。


但随着上海城市的发展,城市居民生活水平的提高,养殖在市中心附近的“二师兄”们就越来越不受“待见”。终于在2000年,应政府的规划要求,老韩关闭了自己在闵行、青浦两区内的三个大型养猪场,彻底告别了养猪。“我是退伍老兵,为了上海的环境和上海的发展,也要带头不养呀。”

 

▲老韩农场自家繁育的小猪,目前农场共有母猪80头


离开了养殖业,老韩开始做起生意。十年里,老韩辗转于长三角,卖过各地的土特产,也自己种茶炒茶卖茶,但心中始终放不下对养猪的牵挂。偶然间,听说一位曾经一起在上海养猪的老友又在安徽干起了养猪,这让老韩心动不已。


“我也真的喜欢养猪,在上海养了二十多年的猪,对养猪业都有感情了。”老汉说,“而且,也想把自己一身的养猪技术再施展一番。”


老韩觉得自己运气挺好,正漫无目的地寻找合适养猪地的时候,一位老战友找上了自己。“老战友家在浙江淳安临岐镇,那里山间的好多农田都荒芜了,虽然不适合种粮食作物,但种些经济作物、苗木,或者干养殖业还是不错的。”一合计,老韩在2011年时拉上了老战友和另外三位好友,从临岐镇梅口村村集体手中流转了200多亩山地,终于又干起了养猪。

 

▲老韩农场所在地,浙江淳安临岐镇梅口村

 

“但是再干养猪,就不能像2000年以前在上海一样忽视环保了。”这一次养猪,环保先行。老韩说,淳安县的千岛湖可是长三角地区重要的战略水源地,“我可不能因为养猪而污染了这么好的水源,要对得起给我土地的淳安人民。所以现在干,就要把养猪的环保措施做到最好。”


五年间,老韩在淳安县环保部门的指导下,为养猪场建起了猪粪猪尿干湿分离设施、雨水污水分离设施、猪粪猪尿无害化处理设施等。并且,还在2015年浙江省出台《浙江省畜禽养殖污染防治办法》后拿到了政府颁发的畜牧养殖环保证。


“以前在上海的养猪场就是养猪,但现在这里不一样。”老韩介绍,现在的农场是典型的生态农场,采取农牧结合、畜牧粪便生态消纳的方式进行养殖。例如,200多亩土地,若要在环境承载能力下养殖,则每亩最多养5头猪。“所以我现在最多养1000头猪,虽是中型养猪场,但在淳安县已经是规模最大的养猪场了。”


除了养猪数量要考虑土地承受能力,猪粪猪尿的无害化处理也是生态农场的重要一环。通过向农业技术部门学习了先进的处理技术之后,老韩通过猪粪猪尿干湿分离设施先把猪粪猪尿分开,然后在发酵池里发酵,去除异味之后成为有机肥回到农场的田地里。


“有机肥对山地特别重要。因为山地土壤的肥力差,多石子,因此就需要不断向土壤施有机肥来提高肥力。”老韩介绍,农场的有机肥除了施自家的田地,还会卖给周边的农户,“特别是夏天,我们的有机肥往往供不应求。”


“现在,我们50%的生猪都是供应上海。”老韩对农场在2017年的前景很有信心,“我从上海来,知道上海人吃猪肉的口味呀。”


(应人物要求,本文中老韩为化名。)

 


题图来源:东方IC  内文图片:作者供图   图片编辑:邵竞(编辑邮箱:shgcggkj@126.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