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北京高校图书管理员盗窃珍贵古籍440种,真正原因是贪欲

2019/10/10 0:14:43

北京高校图书管理员盗窃珍贵古籍440种,真正原因是贪欲

日前,某在京著名高校图书管理员胡某监守自盗,从图书馆盗窃珍贵古籍440种,其中202种被她拿到网上拍卖,交易金额高达110余万元。案发后,警方在其家中起获剩余238种500余册古籍。据胡某供述,她进入图书馆工作至今已有十余年,工作也算兢兢业业,但先后数次评职称却都没有自己的份儿,时间长了就觉得是单位领导与自己作对,“很窝火”。她知道图书馆有大量古籍还没来得及整理登记,眼看晋升上没什么希望了,她就动起了盗窃古籍的念头。
  

胡某的工作是否像其自己所说的那样“也算兢兢业业”,笔者不得而知。然而,退一万步讲,即便其工作“也算兢兢业业”,即使还存在其他“很窝火”的事情,也不能成为其可以盗卖古籍的“借口”。就此而论,胡某上演的这出戏多么荒诞、多么可悲!
  

本来,这个悲哀事件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因为对胡某而言,如果感到在评职称一事上有委屈,尽可以找领导反映。若觉得“是单位领导与自己作对”,也还可以找再上一级领导反映。如果是属于自己的问题,则须从自己身上找原因,并先惭怍而后奋勉——只要自己转变了思想,改变了态度,踏踏实实地工作,并有口皆碑了,相信同事们和学校领导会以全新的眼光来看待自己、评价自己。至此,解决评职称的问题也该是水到渠成的了。然而,她没能做到这样。正可谓是“哀莫大于心死”,她哪里肯善罢甘休呢?
  

然而,胡某的“借口”只是一种遁词,充其量不过是一种诱发因素。驱使其“监守自盗”的真正原因,是其内心时时作祟的汹汹贪欲,以及“靠书吃书”的权力思维。“研究生毕业,2002年进入某高校图书馆工作,2004年至案发时任图书馆古籍特藏部馆员,负责古籍编目和著录工作”的胡某,不会不知道这种“监守自盗”的行径最后会给自己带来严重的后果。然而,正是贪欲与侥幸的杂糅发酵,令她一发不可收拾,在犯罪的道路上越滑越远。
  

胡某的“监守自盗”是一种挑战公序良俗、法律法规的行为,不论其大言不惭的“借口”多么堂而皇之,都是不值一驳的。说到底,那是其人生观、价值观出了问题,是其道德观念出了问题。有人说,“人可以无知,但不可以无耻,更不可以既无知又无耻。任何一个社会、任何一个人都得有底线,守住底线也就守住了生命线”。是啊,当下利益的分化与侵蚀,观念的多元与错位、社会的发展与阵痛,使得道德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复杂社会生态。虽然崇尚真善美等道德观念仍是社会主流,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仍在社会中起着主导作用,但见利忘义、失信败德等丑恶腐朽思想观念和言行仍恶化着社会风气。道德是一种修养,不是一种权力,道德最适合拿来约束自己。道德说到底是一个人的精神大厦,一旦被掏空,那人生还有什么希望?一个社会一旦充塞着诸多不讲道德、没有道德的人,那这个社会还有什么前途?
  

前不久,《解放日报》记者在采访作家蒋子龙时,他说过这样一段耐人寻味的话:“现在有一个经常讲的词叫‘转型期’,老百姓都明显感觉到社会在变,人也在变。我觉得,人心变活了,这就是‘精变’。在这个‘精变’的时代,最好的一招就是‘反‘精变’,守住自己。”说的多好呀!“反‘精变’,守住自己”,最重要最关键的,就是要守住道德高地。因为失却了道德,丢失了道德高地,一个人就会上下失守、丢盔卸甲,最终成为反道德者的俘虏并与之沆瀣一气。
  

任何人从事任何一项职业都会面临挑战,也都会涉及对于成功的理解和定位。如果我们把世俗的功利化的成功诸如职务提拔、职称晋升等作为唯一目标,那么,一旦实现了,其奋斗动力就会随之消失;假若不能实现抑或暂时受挫,那么,就极有可能出现种种铤而走险的情况。胡某的“监守自盗”显然就是这样。因此,胡某一案作为极好的反面教材,给我们提供了这样的警示:什么是“立身之基、做人之本”?什么样的“成功”才是我们应该追求的价值目标?这些问题,每一个人都应认真思考,并作出正确的选择。

 

题图来源:观察者 图片编辑:朱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