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政情】法官助理,“隐形的法官”?

2019/10/23 8:19:27

【政情】法官助理,“隐形的法官”?

 

不少人的职业安排,被突然来临的司法改革改变。

 

“9时15分,法官助理姜广瑞身穿制服走进上海市二中院C201法庭。和过去的庭审不同,他扶了扶眼镜,与书记员并排在审判席前落座。法庭上首次出现了法官助理的身影,这在全国尚属首次。自9月5日首批法官助理被任命至今不足一月,法官助理已经进入角色,这也标志着上海司法改革进入实质性运作阶段。”

 

法官助理是本次司法改革的新生事物,备受瞩目。一个月前,上海任命的首批法官助理首次出现在法庭上,沪上媒体用满怀期待的笔触描绘现场,姜广瑞还在当晚走进了电视直播间。有评论认为,这是被誉为“史上最大力度”的上海司法改革方案揭开神秘面纱的第一步。

 

一个月过去,这些年轻的法官助理有什么“吐槽”?法律界对这一新制度的评价又如何?

 

想当法官,先当法官助理

 

法官助理是干嘛的?

 

按照二中院的规定,法官助理的职责是:审查诉讼材料、组织庭前证据交换、接待诉讼参与人、准备与案件审理有关的参考资料、协助法官调查取证、保全执行、开展调解、起草法律文书等。

 

这些繁琐的事,过去由主审法官本人去干。

 

在法官安排下,法官助理可参加全部或部分庭审,也可不参加庭审。如果法官助理出庭,当事人有申请法官助理回避的权利。庭审中,法官助理可协助整理争议焦点,传递有关证据材料,即时查询相关资料,协助维持法庭秩序,开展调解等。

 

1984年出生的姜广瑞硕士毕业后曾经在律所工作过3年,2011年考入法院实现“法官梦”,在刑庭待过两年成为首批被任命的法官助理。第一次以法官助理身份参与庭审后,姜广瑞的感受十分正面,认为自己虽然是在法官的指导下展开工作,但并不是完全被动地接受法官的指令。

 

一位办案法官说,“法官助理全程参与案件审理,分担了不少工作,这样效率提高不少,让法官可以更快进入审案状态”。

 

改革试点之前,一般新进入法院工作的审判人员,会被安排做一年到三年的书记员,然后视其工作表现可能会被提拔为助理审判员、审判员等。但根据上海司法改革方案,除了直接从知名律师、法律学者中遴选的法官,法院新招录的年轻人不会很快成为具有审判权的法官,而必须从司法辅助人员做起,譬如法官助理。

 

设法官助理是人力浪费吗

 

国庆期间,十多个法院年轻人的聚会中,自热而然聊起了司改话题。其中,A君是某试点法院的法官助理,大家都指望他透露些消息。

 

“以前我只是纯纯的书记员,现在我是书记员加隐身的法官,活倒是越干越多了。”A君一边喝酒一边诉苦,“二线的很多法官都在想办法来一线倒是真的,前阵子我们院一个二线的中层领导,年纪也蛮大了,虽然从来就没有办过案子,可是非要来一线,而且人家明着跟领导说法官名额他是要的,案子他是不会办的。”

 

“不办案子当什么法官?他不办谁办?”众人群情激奋。

 

“他不办,法官助理办啊。中层领导,老资格,多年前就是审判员了,就是自己没办过案子,一直在二线部门。可是人家现在就是要来一线办案,谁能阻止他?所以院里只能给他配一个经验丰富的法官助理帮衬着,不然能怎么办。唉,我现在也没啥别的期望,就希望以后自己能跟一个办案的法官,而不是二线空降的法官,不然没有最苦逼,只有更苦逼。”

 

实际操作中,法官助理的职责很广,既要制作法律文书,又要在裁判文书上署名并承担相应责任。二中院规定,“案件有法官主力参与的,裁判文书落款处应载明法官助理姓名,位置在裁判日期之下、书记员姓名之上。案件由法官助理代行书记员职责的,其仅在裁判文书的“书记员”落款处署名。法官助理应在履行工作职责的范围内承担相应责任。”

 

此前,网上曾经晒出北京高院的一份知识产权判决书截图,首次出现法官助理署名。

 

对此,有法律界人士质疑,法官助理署名也意味着要对判决有承担相应责任的义务,目前《法官法》等法规中还没有明确法官助理的法律地位,擅入判决书似有不妥,如果判决书是法官助理所写,那么是否违反集中审判原则?写入判决书是否造成判决无效?

 

也有学者提出,法官助理出庭只是随便记记,不入卷,做的是之前法警做的事情,例如证据材料拿给当事人看一看,不是浪费时间和人力么?如今坐在法庭上的人比以前还要多,效率势必会降低,法院的书记员本来就缺,“现在刚开始试点,大家热情高涨,即便加班加点也肯定要完成,但长此以往,必然难以承受。”

 

按照司改方案,法官助理不同于助理审判员,助理审判员可以经批准代行审判员职务,也是法官,但后者只能承担辅助性工作,不具审判权。法官助理有的是从助理审判员转身而来,他们在基层法院早已是一线主力,一年审结数百案件。但33%的法官员额限制,无情地将他们划归法官助理,从开刀的“医生”变成缝针的“护士”。

 

不过,不少法官助理都表示,“现在做的事与以前区别不大。虽然没有了独任审判权,但仍然参与庭审,庭审后还要草拟裁判文书,最后也要在裁判书上签字。而且庭审之前还会深度接触当事人,做庭前调解等事务。”在“案多人少”矛盾较为突出的基层法院,法官助理要干的活比中院更多,承担的任务更重。

 

晋升之路,他们觉得有点长

 

法官助理不仅直接服务于审判工作,同时还是为法官队伍储备人才的““蓄水池”。按照上海司改方案,新招录的通过司法考试的人员见习期满后,经考核可以任命为法官助理,根据工作年限,由低到高依次设置五个等级,按期晋升。助理任满五年,可以择优选任为法官,选任一般每年组织一次。

 

试点法院“以法官为中心、以审判为中心”的思路,注定要触动不少人的“奶酪”,改革不可避免影响到部分人的利益,新的晋升渠道可能会令有些人感到不适。

 

今后上海法院内部遴选的法官将只能从法官助理中产生。往年,两三月份就要从书记员里遴选助理审判员,四五月份进行培训,六七月份就上岗了,但今年却暂停了。不少年轻司法人员,本来再过两三年就能自动晋升为助理审判员,进入法官序列,如今却被定为法官助理,进入司法辅助人员序列,对前途比较茫然。

 

“本来两三年我们可以做法官了,现在就不知道猴年马月了。虽然现在法官助理还没定级,基本可以确定的是从今年任命开始满五年我才有资格遴选,五年后遴选上还算幸运的,多个两三年排队也是有可能的,加上我已经工作两年了,等坐上审判台就是十年啊。人生有几个十年,我该用什么样的信念支撑我走过这七八年?七八年后你可能已经是合伙人了,我才刚历尽千辛万苦当上初级法官。真是不怕穷,就怕比较穷,哈哈。”在聚会中,面对一位律师同学,A君一杯酒一饮而尽。

 

按照改革方案,对法官的人数严格控制,法官自然衰减,再从法官助理中择优选拔。有法律界人士担忧,法官助理很多,空缺的法官职位很少,“竞争”不可能不激烈,法官助理业绩评价体系是否完善、是否科学,至关重要。否则,择取什么样的法官助理来担任法官不完全取决于他的资质,而是出于其它的考虑,会让改革的效果打折扣。

 

笔者认识一位试点法院的书记员,36岁的法学博士,由于去年才进法院,按规定他只能当一名书记员。对他而言,以最快速度当上法官,也已是41岁“高龄”。

 

有学者认为,上海司法改革的方向是正确的,法官的群体必须由经验丰富、德高望重的人担任,但不少法院的书记员不仅通过了公务员考试,通过了司法资格考试,并且见习期满,不可谓不优秀。他们尚且还需要五年的时间才能任命为法官,而且,五年后他们也并不是都能任命为法官,年轻人才的成长路径依然不畅。

 

这种“择优选任”何尝不是对审判人才的一种折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