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上海该放弃制造业吗

2019/10/23 8:54:01

上海该放弃制造业吗

 

在新一届上海市决策咨询委员会的15人专家名单中,交通大学常务副校长林忠钦是为数不多的来自纯工程技术领域的专家。

 

“一种管件液压成型的设计方法”、“合金化镀锌板镀层脱落分析”……林忠钦研究的,大多数人看不懂,但这些新的技术,却可以影响百万元、甚至上亿元的经济收入。

 

作为拥有深厚工业基础的城市,上海未来的发展之路,和传统工业的升级转型密不可分。林忠钦的技术背景,正是上海在未来所看重的。

 

制造业不会在上海消失

 

上海观察:有种说法认为上海应该重点发展金融等现代服务业。上海该放弃制造业吗?

 

林忠钦:上海曾被称为“工业城市”。上世纪80年代以前,上海在中国创造了很多响当当的品牌,在全国各地,买自行车、缝纫机、手表甚至买牙膏、肥皂都是上海的牌子。然而,改革开放30年以来,这些上海品牌的影响力正在逐步减小。

 

改革开放以前国内其他城市工业技术比较弱,现在许多城市已经具备了生产轻工业和一般制造业的能力,上海要不要工业,要什么样的工业,是一个需要研究的问题。

 

上海要不要发展制造业,我认为这不是个问题。中国的工业产品与发达国家之间的差距较大,体现在价格上,就是人们常说的“中国在世界上买什么,什么贵;卖什么,什么便宜”,而这背后反映的是产品技术含量的差距。上海有很强的工业基础,应该在整个国家战略当中能够发挥率先垂范的作用。这一方面是上海经济发展转型的需要,另一方面也与国家对上海的定位相匹配。

 

当然,上海的工业结构必须转变。上海先进制造业的优势是高端制造,高端制造的特点是技术含量高、附加值高。比如先进电子制造及装备制造产业,以及落地上海的大飞机产业等,污染少、附加值高,能带动很长的产业链,为上海转型发展提供新的推力。

 

上海观察:在未来上海的经济结构中,制造业应该占到什么比例?

 

林忠钦:上海未来的经济结构肯定是综合性的,既有制造业,又有服务业,服务业的比例具体是占到60%、65%还是70%,这是动态的结构,会随着经济的发展不断调整。但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制造业在上海肯定会长期存在,不会消失。有一种观点认为,服务业比例越高越好,其实这未必正确。服务业很难抵御金融危机的冲击。欧美的金融海啸后,制造业回归都成为拉升经济回暖的重要举措。

 

现在还不是讨论汽车业拐点的时候

 

上海观察:据您看,上海的哪些行业可以率先步入高端制造的发展之路?

 

林忠钦:我认为航空航天、电子制造、汽车、造船这四个行业有着很明显的上海特色。

 

最高端的是航空和电子产业。大飞机研发制造落户上海,将建立一个以大型民用客机为核心的产业链。当然,现在主要是投入,估计十年后将有大的产出。电子制造上海布局得比较早,这些年来发展势头良好。

 

汽车和造船是上海已经形成优势的高端制造产业。20多年来,上海的汽车工业从“里弄工厂”发展到今天,产销量和利润都居全国第一,对上海的经济发展起到了重要的推动作用。2012年上海生产的汽车约占到全国的近1/4。我预计上海汽车工业至少10年仍然还有很大的活力和发展潜力。上海的造船一直排名全国第一。这些年各地的造船业迅猛发展,在这样的大环境下,上海的造船业不断转型发展,技术含量低的散货船不造了,要造就造高端的,如LNG船和981海洋平台等。

 

上海观察:您作为汽车制造领域的专家,能否更详细地谈谈这个行业?上海的汽车业将走一条怎样的发展道路?

 

林忠钦:回顾上海的汽车发展历史,对比全国的汽车发展模式,可以看到上海汽车走的是一条既稳妥又创新的道路。上海同时跟美国、德国两家汽车公司合作,两家公司可以互相比较、互相激励,用世界一流的技术来推动我们自主品牌的开发,比盲目地“闭门造车”要智慧很多。

 

对于上海汽车工业的未来,我觉得要在两个方面努力:一是需要顶级车的研发、生产和销售能力,因为任何一个国际上有竞争力的汽车企业都必须有顶级车,不能只生产中低档车。我们现在没有顶级车,这是一个努力方向。二是要坚持新能源汽车的研发,包括纯电动车、混合动力车和燃料电池汽车。

 

上海观察:现在各大城市都在限购,大城市对机动车的限制,会不会打击上海的汽车工业?

 

林忠钦:目前来看没有担心的必要。因为上海的汽车市场在全国,对于二三线城市来说,汽车的潜在需求量还是很大的。如果论每千人的汽车拥有量,美国是800辆,欧洲是600辆,中国现在连100辆都不到。当然我们不一定要达到欧美国家的数字,因为弊端也在不断显现,但从国人改善生活的角度来讲,现在还不是讨论市场拐点的时候。

 

“逃离理工科”现象值得关注

 

上海观察:最近几年,高校毕业生“逃离理工科”的现象引起了大家的关注。大城市的孩子转向经济、金融等更加“挣钱”、“体面”的行业。优秀的理工科学生,还有不少选择出国留学,去给外国人“打工”了。您怎么看待这一问题?

 

林忠钦:发达地区的孩子,逐渐远离理工科,这是个全球化的问题。经济生活条件提升后,人们普遍越来越怕吃苦,总是希望有更容易的、付出少收益高的选择,这可以说是一个规律。事实上,同样的工作强度,金融业的收入的确比理工科高。

 

上次和美国的同行聊到这个话题,他们也有同感。他们的解决之道,就是通过吸引像中国这样的发展中国家的理工科学生,来填补这个空缺。去年年底,美国众议院通过一项法案,对在美国大学获得科学、技术、工程和数学领域硕士以上学位的外国人发放绿卡。同样道理,上海可以制定政策,吸引国内其它城市的理工科学生留在上海。不过,上海的这个问题还远不如美国那么紧迫。

 

目前制造业和金融业的收入差距正在缩小。上海交大的理工类硕士、博士,在汽车、航空航天或者造船业工作的,收入都还不错。交大是一个工科实力雄厚的学校,我非常希望毕业生真正做到学有所用。

 

上海观察:您觉得上海目前最需要或者最缺的是哪一类理工科人才?

 

林忠钦:有两种理工类人才我们很急需,一种是创新型人才,我们需要为他们营造一个创新的环境,不断激发创新潜能。另一种是国际化人才。具有全球视野、多文化背景、通晓国际规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