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译天下 | 特朗普最铁杆的盟友开始后悔了?

2019/11/8 13:59:34

译天下 | 特朗普最铁杆的盟友开始后悔了?

2016年11月,当唐纳德·特朗普用一场意外胜利震惊全世界时,日本首相安倍晋三比其他任何国家领导人都更迅速、更热情地拥抱他。现在,安倍开始流露出“买家懊悔”。《政客》杂志网站4月1日刊发美国学者威廉·派塞克的文章,梳理安倍对特朗普的诸多误判,现编译如下:

   

首相生涯的最大错误


    
3月25日,日本首相在东京与奥巴马共进午餐,在当地媒体掀起“寿司峰会”的温暖回忆。对于安倍来说,他们的团聚是一份政治上的安慰食物。


特朗普入主白宫的14个月,对于日本“建制派”来说,是一段完全不同的生疏体验;对于把日美关系放在对外交往首位的日本政府来说,也越来越觉得“倒胃口”。


追溯到上世纪80年代,特朗普是美国最直言不讳的日本批评者之一。1989年,这位房地产大亨说,日本“有组织地吸走美国的血液”,并要求对所有商品征收20%的关税。在竞选活动中,特朗普呼吁日本为华盛顿提供的“保护伞”付出更多代价——他说“我们再也承受不起了”——从而带来日本发展自身核武器的阴霾。


2016年11月8日,当特朗普击败民主党人希拉里时,安倍政府震惊不已。事实上,当安倍在50天前访问纽约时,当时处于领先位置的希拉里是他访问的首站。几个街区之外的特朗普大厦当时还“不够格”。然而,优先顺序迅速转换。就在这位亿万富翁战胜希拉里9天后,安倍成为世界上首位拜访特朗普的外国领导人,并最终成为他首相生涯中最大的错误。


那天,安倍明确为这位“美国优先”总统做担保。他对记者说,“我确信,特朗普是一名我可以抱以信心的领导人”,可以与他“建立信任关系”。日本专家列队为两人“初露头角的兄弟情”喝彩,他们认为这将保护日美同盟,为东京赢得“特朗普特惠待遇”。正如美国哥伦比亚大学日本专家杰拉尔德·柯蒂斯所说,“安倍已成功地让特朗普放弃竞选时期的对日言论,并让他们的关系拥有良好开端。”

 

押注失败的三个方向


    
然而,随着特朗普发起一场不断升级的贸易战、威胁要在东北亚开战、并与其他一些国家领导人交好时,安倍对这位新总统的押注似乎一天比一天糟糕。《日经亚洲评论》3月29日的一篇社论抓住了当下的“时代精神”。它警告道,“当美国开始单独行动时,安倍的外交政策濒于破裂。”以下便是特朗普“辜负”安倍押注的三个例子。


首先,贸易战升级。安倍误判形势的第一个迹象是,上任第三天,特朗普便退出《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对于广大日本公司来说,安倍同意加入奥巴马力推的TPP是一个划时代的时刻。在奥巴马和安倍曾经的“寿司峰会”上,华盛顿认定,日本僵化的经济需要供给冲击。美国也知道,没有亚洲第二大经济体,任何旨在制衡中国影响力的12国协定都将毫无意义。安倍与他信赖的盟友签下协议,结果等来的是特朗普的一句“不要记在心上”。


自那以后,特朗普宣布了一系列关税(包括近期对进口钢铝征收高额关税)决定,不仅让他最要好的首脑伙伴安倍措手不及,也把东京排除在豁免国名单之外。特朗普团队还扼杀了持续23年的强势美元政策,让安倍的通货复胀计划面临危机。自2012年12月以来,日元贬值是“安倍经济学”的核心内容,不仅促进了出口,也为日本企业带来利润增长。自今年1月1日以来,日元上涨逾6%,引发人们对安倍标志性政策前景的种种怀疑。


美国坦普尔大学东京校区亚洲研究主管杰夫·金斯顿表示:“可怜的安倍想象着向唐纳德俯首帖耳便会成功。很少有这样懦弱的奉承者,会像多余的线头一样被随意掠过。”


其二,拉拢朝鲜。特朗普对平壤的钟摆姿态,可能会成为安倍寻求原谅的借口。起初,安倍急于适应特朗普“炮火与愤怒”的言论,确保自卫队将官们“已为许多事情做好准备”。然而,当特朗普突然同意与金正恩会面时,东京再次陷入困境。


现在,随着约翰·博尔顿当选国家安全顾问,钟摆可能会摆回对抗的一边。尽管安倍也属于鹰派人物,日本仍然震惊:2月曾在《华尔街日报》上谈论“先发制人打击朝鲜”的专栏作者,如今可以直接给特朗普吹“耳边风”了。


东京的国家安全圈子仍在谈论去年4月6日发生的事。当天,特朗普向叙利亚发射了59枚“战斧”导弹,赢得一片赞誉。那天,也被外界视为特朗普总统任期里英明决策的高潮。随着丑闻和调查加剧,特朗普可能会渴望“重温”——向一个更危险的目标开火:朝鲜。美国的关键盟友、处于打击距离内的日本,将是金正恩明显的报复目标。


日本还担心,特朗普证明自己“交易艺术”的迫切渴望,可能会在即将到来的“金特会”中发挥作用。他是否会同意一个象征意义大于实质的无核化进程?他是否会把美军从冲绳或首尔撤出放在谈判桌上?关于日本面临的生存威胁,安倍给朋友特朗普的“洗脑”似乎至今未见成效。


其三,与中国领导人的交往。特朗普几乎对他遇到的每一位强人都有特殊好感。从俄罗斯的普京、土耳其的埃尔多安,到菲律宾的杜特尔特,例子不胜枚举,习近平也是其中之一。


长期以来,美国总统一直把日本视为亚洲最亲密盟友。如果特朗普转向中国怎么办?去年11月,在指责中国抢美国工人“饭碗”几个月后,特朗普在北京与习近平举行会晤,公开炫耀他们“伟大的化学反应”。当年,奥巴马和安倍努力通过TPP为中国设置壁垒,特朗普却给习近平递上一张贸易通行证。东京现在担心,在交易型总统特朗普的心里,已有一份关于中美关系的宏伟计划,并将在行动中把日本剔除。特朗普可能觉得,对华贸易协议带来的回报足以取代东京的强硬情绪。


特朗普常以慧眼识人而自豪。回想起来,安倍向特朗普大厦的冲刺,与其说是精明的觉悟,更像是一种绝望和屈从,总统不可能意识不到。越来越多的日本选民开始重新评估安倍在特朗普身上的投资,与奥巴马时期相比,情况显然糟糕。


安倍支持率最近下滑到30%的区间,已落在特朗普身后。部分原因在于“地价门”丑闻,但也反映出特朗普的负面影响。日本多摩大学教授布拉德·格罗瑟曼说:“安倍现在背负着与特朗普关系密切的所有债务,但没有得到任何所谓的好处。”


安倍可以通过重新激活TPP、邀请韩国、印尼、菲律宾和印度加入来弥补美国的退出。他可以转向欧洲,开拓亚洲市场。他还可以在国内加倍努力,通过结构性改革来重振日本的生命力。然而,他不能做的是,继续容忍一个带给日本不公平待遇的白宫。
    
    (编辑邮箱:ylq@jfdaily.com)